“羊杰空氣罐”偏門生意,這波智商稅你充值不?

  “羊杰空氣罐”偏門生意,這波智商稅你充值不?昨天寫完楊霞土蜂蜜的套路本想今天發出,結果不曾想被“賣空氣罐”的刷屏了,那今天就講講“空氣罐”這個熱點。
 
  羊杰“空氣罐“這件事
 
  浙江磐安80后小伙羊杰賣空氣年入400萬,小伙原來是做氣體實驗的,后來有朋友告訴他,他家空氣很好,所以小伙走上了賣空氣的創業道路。創業初期不好賣,后來空氣罐熱銷全世界,一年賣出47萬罐,營收400萬。空氣罐的技術壁壘是浙江磐安的空氣,因為森林覆蓋率高達93%,旁邊還有一個200萬平方的水庫,別的地方空氣比不了。
 
  看到這個新聞,第一個感覺是又有人要被收智商稅了。
 
  沒準的建廠日期
 
  從百度搜索上可以查到,最早關于“羊杰空氣罐”的新聞是2014年網易報道的。新聞稱“空氣罐頭”是2006年6月羊杰投資10萬開始生產的,動機是羊杰看到日本超市在售賣清潔空氣所以開始創業。但在2015年“空氣罐頭”的相關新聞稱,“空氣罐頭”是2013年開始生產的,2009年羊杰是做旅游產品的,2013年他決定投20萬開始做“空氣罐頭”。在2018年的新聞里報道稱“空氣罐頭”建廠是在2012年。羊杰的“空氣罐頭”具體什么時候建廠成為了無解謎題。

 
“羊杰空氣罐”偏門生意,這波智商稅你充值不?
      “羊杰空氣罐”偏門生意,這波智商稅你充值不
 
  沒譜的銷售額
 
  除了建廠無解,第一筆訂單賣多少也不確定,銷量也一年一個說法。2014年的新聞爆出“2010年至2013年四年間,‘空氣罐’每年銷售額達到100萬元左右。”2015年的新聞提到2013年第一張訂單來自云南,讓他代工生產9000罐清潔空氣,加工費為4500元,2016年報道2015年賣出23萬罐“空氣罐”到2018年新聞中提到第一單“空氣罐”生意稱只賣出5罐。而到2019年再看“空氣罐”新聞時,已經出現最好一年賣掉47萬罐,產值已經達到400萬的說法。但第一張“空氣罐”訂單卻變為生產7500罐,只賣出去500罐。前后幾年新聞,說法多變。
 
“羊杰空氣罐”偏門生意,這波智商稅你充值不?
      “羊杰空氣罐”偏門生意,這波智商稅你充值不
 
  “空氣罐”的暴利
 
  其實“空氣罐”也不是什么新聞,網上隨便一搜就能發現:加拿大,新西蘭,法國,日本都有類似的產品。2014年貴州官方賣過“空氣罐”,秦嶺寧東林業局也賣過“空氣罐”。價格在幾十到幾百不等。
 
  “空氣罐”成本有多少?以磐安“空氣罐”舉例。新聞報道稱:空氣罐每個瓶子光成本就要六七元。瓶子是是金屬的、定制的,成本高。還要壓縮好的空氣,除水、過濾,裝吸管、面罩等工序,成本除掉,并沒有多少利潤。
 
“羊杰空氣罐”偏門生意,這波智商稅你充值不?
      “羊杰空氣罐”偏門生意,這波智商稅你充值不
 
  秦嶺空氣罐新聞報道稱,“空氣罐”成本主要是人工費、運輸費和包裝氣罐,大概10元左右。再加上銷售環節的分成,一罐氣能賺兩三元錢。
 
“羊杰空氣罐”偏門生意,這波智商稅你充值不?
       “羊杰空氣罐”偏門生意,這波智商稅你充值不
 
  2-3元值得如此大費周章?筆者從阿里巴巴網上查到,“森林空氣罐”的批發價在3-5元左右。材質是金屬材質馬口鐵,在說明區域可以按照客戶要求,模板中任意文字及圖片均可執行修改、復制、刪除的操作,添加更多的圖片和文字描述有助于增加產品對買家的吸引力。容量可分為:450/500/650(ml)價格不變,生產廠家產地在廣東惠州。
 
  也就是說只要有運營團隊愿意操做空氣罐,僅需倒手生意,按照18-38元一罐的價格,就可以輕松賺取600%-1300%的暴利。
 
“羊杰空氣罐”偏門生意,這波智商稅你充值不?
      “羊杰空氣罐”偏門生意,這波智商稅你充值不
 
  “空氣罐”行業目前國家沒有任何質量標準出臺,無人能保證買到手的空氣罐就是“磐安”或是“秦嶺”的,而非廣東惠州的,也無法檢測。何況從“磐安空氣罐”的歷年新聞中,很難看到真話,產品真假并不好說。
 
  刷朋友圈的營銷手段
 
  從這波營銷的手段,再一次讓人看到的微信刷屏,百度霸屏的力量。手段老辣,同“楊霞土蜂蜜“如出一轍。且此次為其推送公眾號不乏有“中國青年報,錢江晚報,金華日報等”國家、地方級自媒體為其背書。在眾多推廣后面,我們不禁要問,到底是一個什么級別的團隊在推動“空氣罐”產品的銷售走向?
 
  如此大規模推廣,各類“羊杰空氣罐”可能會突然集體出現,再次出現“楊霞土蜂蜜”的場景,也并不奇怪。這波智商稅收割,一定會引發新一波追風口的“狼群“。
 
 “羊杰空氣罐”偏門生意,這波智商稅你充值不?
        “羊杰空氣罐”偏門生意,這波智商稅你充值不,比如這個偏門生意年入百萬:年入百萬的偏門生意
 
  “羊杰空氣罐”偏門生意,這波智商稅你充值不?巴菲特聊到黃金投資時曾用火星人的角度比喻人類投資黃金的愚蠢,他說“人類把黃金從地下挖出來,然后挖個地洞再藏起來,火星人理解不了”。我想如果巴菲特來到中國,看到我們把裝滿“空氣“的“空氣罐“從南方運到北方,再把用完只剩下“空氣”的“空氣罐"從北方運回到南方。他老人家那時可能會發覺黃金是有投資價值的。

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

支付寶轉賬贊助

支付寶掃一掃贊助

支付寶錢包掃描贊助